原标题:南通正与上海无缝对接协同发展

  ■本报记者 李茂君

  “我都记不清每年要跑多少趟上海,忙的时候一天就得两个往返。”南通一家建设集团副总裁何咸军热切期待沪通铁路贯通,届时约1小时的车程可让两地实现“同城化”——这家总部在南通海门的企业,因为业务发展需要,管理中心设在上海,且在沪业务长期占业务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南通市发改委数据显示,当下南通50%的企业与上海有合作,60%的货物通过上海口岸进出,70%的农副产品供应上海,每年引进上海或通过上海引进亿元以上工业项目约60个,实际投资额200亿元以上……

  “靠江靠海靠上海”的南通,随着“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三角一体化、江苏沿海开发的多重叠加,南通成为江苏迅速崛起的“潜力股”。打造长三角北翼经济中心,是南通“追赶超越”的战略目标。

  沪通两地由接轨到协同

  多项在建待建的交通要道将结束南通“南不通”的窘境,分处长江南北的沪通两地,不仅发展空间将无缝对接,发展内涵也在走向协同。

  南通大学党委书记成长春欣喜地发现,策应崇明打造世界级生态岛的战略,南通正有序清退沿江重化工业,不仅把接壤崇明的启东市启隆镇和海门市海永镇两地设为生态保护引领区,还在启东市和海门市的沿江地区规划150平方公里的生态带。成长春认为,南通自2003年明确提出“接轨上海、服务上海”以来,还曾有过“后花园”、“上海北”、“北上海”等提法,如今江苏省委要求南通努力建设成为上海的“北大门”,这不仅仅是提法上的转变和程度上的加深,更是两个城市的协同,南通要成为上海大都市的功能部分。“靠江靠海只是地域优势,靠上海则是生产要素优势,没有生产要素优势就难以盘活地域优势,紧靠上海是南通最核心的优势,作为上海都市圈的内核城市,南通到了和上海协同发展的历史阶段。”成长春表示。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何建华关注沪通融合多年,他认为只有真正“两情相悦”,才能“融合共赢”。他建议南通摸准双方切实需求,精准谋划发力,引导激励做好两地融合发展的相关专项研究。